狂妄的幸福

  
  安达自己都不记得在克里姆林宫中干了多少年了,前苏联的时候,他就开始在这个最高权力机关的大厦里工作,起先他负责打扫大厦的庭院里的枯枝败叶,后来负责大厦内部走廊的卫生。他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国家首脑或政府首脑在这座大厦里进进出出。 
 
  安达感到非常的骄傲。每天回到家,他都觉得自己十分了不起,认为自己是一个与全世界的大人物处在一个庭院里的大人物。 
 
  亲友们总是嘲笑他,提醒安达,你别忘记了,你只是一个清洁工。但他却振振有词,我天天接触那些大人物,但我觉得他们也没什么了不起,如果我有了机会,一样也可以成为国家的首脑。 
 
  这是一个十分狂妄的想法,但是,大家看着他笑眯眯的神情,又都不得不承认他是自信的、快乐的。 
 
  他干着这个最高的权力机关中的最低微的工作,但是,他的个人感觉却不亚于掌握着国家核武器按钮的总统。 
 
  人生五味俱全,有人觉得人生是甜的,想努力保持现状,有人觉得人生是苦的,想拼命改变现状,如此便生出了万般烦恼。但这世界上,有两种人很成功地避免了烦恼的骚扰,一种是完全自信的人,一种是完全厌世的人。完全自信的人总是把自己的价值估得高高的,烦恼奈何不了他。完全厌世的人知道这世界毫无价值,烦恼也奈何不了他。

 

       【小故事,大道理:做人就是要做那样完全自信的人,有一点狂妄也没什么。因为,它与你的幸福的感觉有关。否则,便只有厌世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