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涉世家

  

朝代:两汉

作者:司马迁

原文: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译文
  陈胜,是阳城人,字涉。吴广,是阳夏人,字叔。陈胜年轻时,曾同别人一起被雇佣给人耕地,(一天他)停止耕作走到田埂高地上休息,因失望而叹息了许久,说:“如果有谁富贵了,不要忘记大家呀。”一起耕作的同伴笑着回答说:“你一个受雇耕作的人,哪来的富贵呢?”陈涉长叹一声说:“唉,燕雀怎么能知道鸿鹄的志向呢?”

 

赏析

  陈涉者,阳城县人也。,吴广者,阳夏人也。首先交代了人物基本信息以后,司马迁接下来就写到:陈涉少时与人躬耕,休息的时候,陈涉和那些人闲聊,他说了一句让大家觉得十分可笑的话:“苟富贵勿相忘!”(将来如果富贵了,不能忘记对方。)这句话和一个农奴的身份不符合,所以被人嘲笑,嘲笑后陈涉接着说了一句千古名言:“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小麻雀怎能懂得大雁的志向!)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这句话是写陈涉与众不同,更是写这个农奴胸怀大志。

  人不怕没有高贵的出身,就怕没有高贵的准备。

  这种准备就是所谓的理想,孔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一个人在无法做什么的时候要看他准备做什么,这就是《易经》乾卦中的潜龙勿用。这也应该理解为陈涉的与众不同吧。其实当我们看完陈涉世家,我们就会发现,是这句话成就了陈涉,正是因为这句话导致了陈涉最后的死亡。

  陈涉固然有敢为人先的准备,但是这种准备仅仅局限于对于物质的追求和索取上。这就是所有农民起义失败的最根本原因。陈涉吴广起义、黄巢起义,李自成起义等等。一方面农民的切入点总是从改变现实需求出发、改变自己和农民的命运,另一方面他们又无法摆脱自己作为农民的欲望。所以陈涉世家开头的“苟富贵勿相忘”就是陈涉成功的原因和失败的理由,其实也是陈涉这一辈子的总结,更是陈涉这一辈子的评价,。

  在陈涉达到了自己理想高峰的时候,《史记》对于陈涉的写照是通过原来和陈涉一起耕地的一个农民口里感叹出来的——入宫,见殿屋帷帐,客曰;“伙颐!涉之为王沈沈者。”(那人进入宫殿里,看见华丽的帐幕,惊叹:好家伙啊,陈涉当了大王真阔气!)此时的陈涉已经是享受第一了,他已经把自己架在了成功的位置上,进行成功的享受。他享受的不过就是农民没有见过的金钱富贵,而不是君临天下。

  佛家有句话:“佛无本相。”佛即是世界的道理,也类似于儒家的大道,也就是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一切悲剧都是自己造成的,就好像陈涉一样,他对于物质富贵的追逐也就是他一辈子的成功和失败,也就是他自己的“相”。

  司马迁是儒家学派的人物,他用儒家的价值观看人,我们可以理解:“苟富贵勿相忘”是对于陈涉的肯定,但是得到了富贵后呢,这是不是对于陈涉的否定呢?